看书痴

繁体版 简体版
看书痴 > 嫡女重生,这侯府继母我不当了 > 第21章 歪瓜裂枣

第21章 歪瓜裂枣

年后的虞府依旧忙碌,而虞清欢偏安一隅,倒也过得清净。

虞家祖父和族人都在郢城的老家生活,在京城里并无多少亲戚,走动的都是些儿女亲家罢了。

年前虞清澜在虞府遭了罪,这会儿估计还没将身子养回来,连送来虞府的年礼都相当敷衍,远没有往年那般上心,一看就不是虞清澜亲自经手的。

虞母对此更加忧心,这些日子来简直寝食难安,但又无可奈何,只能将心力挪放在虞清欢身上。

紫菀拿着虞母列出来的候选名单过来,上前递给了正在分辨药材的虞清欢。

原本这样的事情都是张嬷嬷做的,毕竟平日里她对主院的事情最是上心。

只是年前虞清欢拿她当绣娘使,让她做套衣裙,她为了赶工不眠不休地做了几日,终于赶在年初一的时候将衣服做了出来。

然而赶工出来的衣服远不如虞清欢往日里置办的,虞清欢只是粗粗看了几眼就搁置一旁,又打发她去给院子里的丫鬟做衣服了。

这会儿忙得都顾不上主院那边的动静。

“夫人说,这些都是她搜罗的这两年正适合议亲的世家公子们,先让小姐看看名单,也好有所准备。”紫菀说道。

虞清欢将手中的药材放归原处,伸手将名单接了过来。

将这名单从头翻到尾,她险些要被气笑了。

真是什么歪瓜裂枣都往上面写,有些公子哥的名声就连那足不出户的闺中小姐都有所听闻,尽是些令人望而却步的选择。

采荷见自家小姐隐隐带着不悦的神情,不解地问道:“小姐,这些名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?”

虞清欢嗤笑一声,将单子上的纸张从上往下一张一张地拿起来。

“司卫寺武库署令丞的长子马维安,有断袖之癖,听闻他弱质芊芊,尤其爱壮汉猛男。”

采荷听到虞清欢的话,也忍不住皱起眉头:“小姐可千万别选他!”

虞清欢又拿起下一张:“大鸿胪寺典客丞的孙子葛员珩,坊间传闻,他尤为青睐已成亲的妇人,听闻曾暗中偷窥妇人沐浴。”

“这个也不行!”采荷陡然提高的声音。

“大司农中丞嫡幼子屈博先,倒是没听闻他人品如何,只是听说他喜爱养些毒蛇蜘蛛之类的动物,甚至还与它们同吃同睡。”

采荷瞪大眼睛:“不行!”

“司天台少监之子卢光瑛,有人曾见过他在大街上着女装,听闻是有异装癖,常常把自己打扮成女子模样。”

采荷:“不行!”

“光禄寺典簿幼子熊吉发……”

虞清欢将这些名单上的人一一清点过后,站在旁边的采荷已经满脸菜色,眉头紧锁。

紫菀上前安抚道:“别担心,夫人应该不会就这样草率地将小姐许配出去的。”

采荷来虞府也有好几年了,比紫菀更清楚自家小姐的处境,她并没有紫菀这般乐观。

虞清欢早知道母亲的打算,这会儿心平静气地说道:“这些既然都是母亲选的,估计他们是有什么过人之处才入了母亲的眼吧。”

若不是她提前说过不要缺胳膊手少腿的,估计这沓名单里估计还得再厚些,显然就是精心挑选的。

采荷听到自家小姐这么说,瞬间激灵起来:“小姐!你可别真在这些人里挑,凭小姐的条件,明明配的上更好的!”

她一直觉得小姐有才有貌,家世也不差,就算不能嫁高门,也不该从这些歪瓜裂枣里面挑。

小姐只是被退过婚而已,又不是杀过人,怎么就这般糟践人!

更何况退婚一事完全不是小姐的错。

采荷越想越替小姐觉得委屈。

见采荷着急的模样,虞清欢说道:“放心,就算是我想嫁,母亲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不仅仅是因为要留着女儿送入侯府当继室,还因为虞母是好面子的人,怎么会容忍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拿不出手的女婿?

若是她不放在眼里的庶女也就罢了,亲女儿嫁给这般不体面的人,她在其他官夫人那里估计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虞清欢看着桌子上的名单:“这些不过是母亲逼迫我低头的手段罢了。”

紫菀和采荷皆是一怔,有些不明所以。

虞清欢正了正神色,说道:“长姐病入膏肓,听闻太医断言只有几个月的寿数。母亲打算让我在长姐去世后嫁入侯府成为侯府继室,正好照看淼哥儿和磊哥儿,还能帮衬家中。”

紫菀见虞清欢脸色无半点笑意,便知道了自家小姐的态度:“小姐不想嫁入侯府?”

“这侯府继母谁爱当谁当,我是不乐意的。”虞清欢眼眸泛冷。

紫菀向来聪明,很快理清了虞母与虞清欢之间的症结所在。

虞母送来的这些名单,就是在告诉虞清欢,她一个被退过婚的女子,只配挑些歪瓜裂枣。

名单上的选项和嫁入侯府这个选择相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,只要有脑子都知道该怎么选。

“原来上次大小姐晕倒是病得太严重了。”采荷后知后觉地说道,“可是府中其他人好像都不知道此事,那次大姑爷还将府中的人都驱散了。”

虞清欢道:“估计长姐只告知了父亲与母亲。不过这种事情瞒不住,稍稍留意打听就能知道。”

虞府里的人大多不清楚,但昌平侯府的人可不打算瞒着。

侯夫人还想着让她的侄女在虞清澜死后上位呢,也难怪虞清澜这般紧张。

“继母难为,小姐既然不愿当那就不当,只要小姐开心就好。”采荷说道。

紫菀也赞同地点点头。

她们虽然不懂什么叫一入侯门深似海,但也知道高门大户的生活并非只有表面那般繁华。

小小的虞府里都有不少的算计,那侯府只会有更多的勾心斗角。

若是小姐想要那样的富贵日子,未尝不可一争,但她志不在此,作为丫鬟自然不会僭越。

“可是小姐的婚事被拿捏在夫人手中,恐怕夫人不会轻易妥协。”紫菀担忧地说道。

虞清欢伸出手指在那沓名单上轻轻点了点:“这不是还有挺多备选的吗?”

既然母亲如此用心地给她挑了这些人出来,自己这个做女儿的又怎么好意思拒绝这番心意呢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