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痴

繁体版 简体版
看书痴 > 应是梨花处处开 > 第69章 交易

第69章 交易

翌日,天边已是破了鱼肚白。

城东大道一共抬出来十几具尸体,被大理寺拉走后又泼水擦的干干净净,京都城一夜之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。

“大人,长乐公主来了。”

卫荆偷偷的打量着自家大人,虽说他夜里向来不爱睡觉,可在床边守着坐了一夜,也是从未有过的。

裴淮止捏着山根,抬眸看向他:“看什么?”

卫荆抿住嘴,悄悄地退了下去。

长乐坐在堂中,手里捏着丝娟,抵在唇前咳嗽。

裴淮止换了件衣服便来了,长乐顾不得芙蕖扶便站了起来,迎过去:“止哥哥,听闻昨夜你们遇了刺客,你可有事?”

裴淮止平静的看着长乐,摇了摇头。

“那林姑娘呢?”

裴淮止站直,定定的凝视着长乐。

长乐忧愁的瞥起了眉头,不解:“怎么了,哥哥?”

裴淮止闻言,忽的笑了笑,摇了摇头,转身向堂上走去。

“她暂时死不了。”

长乐跟着坐在他一侧,目光深远的望着:“难怪母后说,近来这京都是不会太平了。”

裴淮止没说话,手指转着青花瓷杯,面色几乎是凌冽的深邃,敛尽情绪。

离开了世子府,长乐便上了马车。

她死死捏着扶手,目光浮上残忍。

“芙蕖,今日你可看出什么了?”

芙蕖在车外跟着随行,闻言细细想了想,又摇头。

“奴婢没看出什么,世子殿下不还是如往常一般待殿下温柔和气吗?”

“不。”长乐靠到椅子上,冷冷扬起了眉,说道:“我看得出,止哥哥的眸色,不对劲。”

“不对劲?是世子怀疑什么了么?不应该,”芙蕖笃定的说:“殿下您的性子柔弱,这些事也从未亲自出面,世子殿下对您宠溺偏爱,绝不会轻易怀疑到您身上的。”

“哥哥不会,可林挽朝就不一定了。”

那个女人,就像一汪沉寂的井水,幽幽深深,没有一点波澜,表面看着恭敬温顺,滴水不漏。可那双眸子里,却盛着深不可测的算计。

长乐道:“听止哥哥的刚才的话,林挽朝的确是命不久矣,朝不保夕了。”

芙蕖又说:“我们派进去的人都没机会近林挽朝的身,她是由世子殿下的亲信负责医治。”

长乐抬手,声音浅淡:“不必了,看来桑山的毒真的有用,我们就等着林挽朝死。但现在要紧的是——”

长乐目光一点点的深了下来,眼角带上几分深思熟虑:“如何,让哥哥不再怀疑我呢?”

芙蕖低声道:“公主想见的人,此刻就在怡园茶楼等你。”

“这时候我哪里也去不了。”长乐撑着头:“让皇兄去吧,他近来应是悠闲的很。”

——

裴舟白从尚书阁退了出来,身上的浅金黄袍一丝不苟,眸中是深不见底的死气。

一旁的小太监碎步到了跟前,裴舟白冷淡的问:“何事?”

“殿下,皇后娘娘请你入宫。”

裴舟白知晓这时候叫他去是为了什么。

昨日城东大道出了那样大的事,不仅是大内的禁军,还有城外驻扎的护边军也入了京都,而且看皇上只字不提此事,想必此事是他应允的。

也是,若没有陛下亲肯,军队如何入城?

陛下对裴淮止定是不会如此宽限,说明这事儿是薛行渊奏请的。

倒是没想到,裴淮止能想到和薛行渊联手。

只怕这件事,又是皇后的手笔。

叫他去做什么呢?

怕,就是又让他收拾烂摊子。

东安门,皇后寝宫。

裴舟白跪了下去,恭敬道:“儿臣参见母后。”

皇后正在替长乐编发,眼都未抬一下,冷声道:“平身。”

裴淮止站了起来,仰首,隔着帷帽紫纱帘幔,他看了一眼与长乐母慈子爱的皇后,恍惚的低下了头。

“母后传我,是有何事?”

“城东大道的事,你可听说了?”

“儿臣有所耳闻。”

“裴淮止寻着踪迹查到了你妹妹头上,你得帮帮长乐。”

裴舟白面不改色:“那些人留在京都,不是为了找江南叶家幸存的孩子吗?怎么会突然跑去和大理寺交上了手。”

长乐的笑容淡了,娇嗔道:“母后,我不喜欢这个簪子!”

“好。”皇后轻轻放下那碧玉祥云簪,缓缓掀开幕僚走了出来,只是方才慈爱的笑不动声色的变为了阴冷,与这紫金殿堂一样冷。

“你是怪你妹妹自作主张用了你的人?”

裴舟白一怔,又跪了下去:“儿臣不是,儿臣只是……儿臣……”他沉默了,片刻后,声音涩然道:“儿臣多嘴了。”

“现在不是争执这些的时候,究其根本,大理寺之所以会查到长乐头上,无非就是因为那林念儿的死,你找个人,顶了这件事,便就好说了。”

“可如今,参与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,儿臣又能找谁呢?”

长乐走了出来,笑的乖巧:“皇兄,我早就为你找好了人。”

裴舟白心下冷冷的笑了,为他?这事儿,怎么就成了为他找好的人了?

“皇兄,你怎么不说话呀?”

长乐蹲了下来,靠近着裴舟白,脸上带着天真的疑惑,好像真的不谙世事。

“皇兄明白了。”

“皇兄,”长乐问:“你是不是很不想帮我啊?”

皇后闻言,也垂下首,居高临下的望着他,等着他的回答。

“怎么会。”裴舟白木然答道:“母亲将我扶持到东宫之位,皇兄做什么,都心甘情愿。”

长乐忽然笑了。

她微微偏着脑袋,盯着裴舟白,说道:“皇兄,你这一副藏着心思还装温顺的模样,看着可真像一个人啊。”

长乐顿了顿,开口道:“像林挽朝。”

裴舟白目光一顿,想起了她。

她也是这样吗?

一枚被裹挟在权利中的棋子,成为制衡前朝后宫的筹码,看似高高在上,实则任谁都能踩上一脚。

长乐起身,挽住了皇后的胳膊,亲昵的贴着她,声音清脆,感叹道:“不过,她现在躺在床上,命不久矣,看来你们这种人,实在是福薄啊!”

裴舟白缓缓抬头,目光错愕。

“她怎么了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