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痴

繁体版 简体版
看书痴 > 我有一枚五毛硬币 > 第64章 慢慢发展

第64章 慢慢发展

63章被吞整改中(叹气)

-----------------

黑雾悬浮在露台上,斗篷下摆在风中飘摇。

他在丁家地位很高,也很特殊,除了丁淑兰,没人可以使唤动他,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一向都很沉默,像个在人世间游荡的孤魂。

丁淑兰的丈夫肖承是他的至交好友,三年前病逝了,从此他变得更郁郁寡欢了。

境界提升成了生活唯一的动力,待在第七层已经十多年了,锤炼得扎实稳固,突破却遥遥无期,所需资源量太大了,攒了十几年,连总量的一小半都还没有攒够。

快捷酒店的小小露台,实际上就是玻璃门后两平米左右的半圆形歇脚地而已,一圈涂了白漆的铁制栏杆围着,连放几盆盆栽都显得占空间。

黑雾静静的俯瞰着街道上的一切,犹如毫无感情的机器,默默凝视苍生,人间的悲喜似都与他无关,包括身后房间内卿卿我我的调情声。

早上10点,饮品店的卷帘门刚拉起来没多久,门口的太阳伞下就坐了一名顾客。

那人身材高大,头发根根直立,单手端着一碗绿豆沙畅饮,一只脚大刀阔斧踏在固定太阳伞用的大石头上。

桌面上垒着三、四个空碗,他把刚喝光的空碗往上面一叠,喊道,“爽快!老板,再来一碗。”

喝绿豆沙这人正是雷霆。

依照行动计划,在快捷酒店街对面的饮品摊等候。

地点选的相当考究,位置在视野正下方稍稍偏离一点的地方,太阳伞还或多或少遮挡住,不至于太过显眼刻意,也不至于让人轻易忽视。

雷霆腰间,装得满当当的腰包,则是李辞旧提供的黑木枝。

正式出发前,李辞旧进了两次灵世界,一次是掐着“钩子”触发时间,孤身前往狐媚子那里,确保狐媚子是可信的。

黑木枝太过贵重,如果狐媚子是个贪婪的人,那么等待着他的一定是埋伏。

事实证明他是幸运的,狐媚子没有异心,第二次进入灵世界时,便将黑木枝寄存在她那里,正式进入后,从她那里取来交给了雷霆。

李辞旧笃定,一心想要更进一步的黑雾,一定会注意到雷霆的存在。

果然,当雷霆喝第六碗绿豆沙时,一道黑影出现在他身前。

黑雾刚想开口说话。

雷霆瞟了一眼快捷酒店那边,露台上依然存在着一个黑影,低着头继续喝了口绿豆沙,头也不抬的冷喝一声,“滚开!”

将瓷碗重重拍在桌上,毫不掩饰的释放气息,周身电光流转,分外晃眼,闪耀的电光中,他的身躯一分为二,一个他依旧大大咧咧端坐着,另一个他站起身来,毫不示弱的紧盯着黑木。

好像在说,分身而已,我也有。

实际上,雷霆并不是一个傲慢的人。

相反他日常行事,都是极其守规矩的,是个条条框框感很重的人。

他这样做,完全是基于李辞旧的安排。

这个叫大胆的行动队队员,有着极其恐怖的记忆力和人物分析能力。

进入灵世界前的几个小时,他就亲眼看着李辞旧坐在书桌前,哗啦啦的翻动书桌上的资料,每页纸张在眼前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一秒钟。

那些a4纸像是一张张崭新钞票,而李辞旧则是台精密的验钞机。

财不外露的道理大家都懂,那么身携巨款,要装作偶然被黑雾发现,最好的伪装就是扮演成一个头脑简单、脾气暴躁的暴发户。

黑木枝不同于沧溟山开采的灵石,每一根黑木枝的源头都是一颗黑木,一个暴发户腰包中的数根黑木枝说明了什么问题?

黑雾一定想弄明白黑木枝的来源,但雷霆不会给他开口问话的机会。

两个人身体腾起的气息在空间中碰撞,恐怖的威压激荡开来,行人纷纷远远避开,吵嚷的街道空出一大片无人区,店员本想上前规劝几句,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躲进了店铺里。

“这里是闹市,有种到天上去。”雷霆挑衅道。

“好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

八天快捷酒店。

8802号标准间。

“你当服务生每月工资多少?”

“一枚灵石。”

“每月给你十枚,今后就跟着我吧。”

见情圣不回答,丁成勤手指攀上他的胸口,解开上面两粒扣子,“放心,我很温柔的。”

情圣差点没吐出来,艰难的应付着丁成勤,注意力全在露台上的黑雾身上。

感受到那黑影流露的气势一低,情圣知道时机成熟了。

神分境以上的强者可以施展道法分身,将部分灵觉放在分身上,分身拥有和主体同样的技能、能力,只是威力相对来说会小上许多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施展分身术,本质上是个一心二用的过程。

显然,雷霆已经成功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走了,露台上黑雾的身躯只是个武力威慑而已,他没工夫注意到细枝末节的事情。

情圣低着头,作出羞赧的样子,“我还是有些紧张。”

“别怕,都说女人是水做的……其实我也是的。”丁成勤揽住他的腰身,把头凑到它的耳边,故意将温热的气息喷吐在他的耳垂上。

“要不,咱喝点酒吧?”

“哈哈哈哈,这个建议好,微醺的状态会增添感官刺激,待会你肯定会欲仙欲死的。”

丁成勤起身,拿起桌上剩下的半瓶红酒,倒入锃亮的玻璃杯中。

暗红的酒水在杯底晃动着。

酒杯从情圣手中滑落,摔在地上四分五裂,酒水四处流淌,渗入地砖缝隙中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情圣很抱歉的说,连忙弯腰去收拾,“哎哟!”

“怎么了?”丁成勤问。

情圣伸出手给他看,右手食指被割破了,鲜血冒了出来。

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丁成勤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,捉着他的手腕,将渗血的手指含进了嘴里,轻轻吮吸着,身体随之轻轻晃动,眼神中充满了挑逗。

尼玛!

回去得赔偿老子精神损失费!

情圣如失了贞的妇女,一脸麻木。

好不容易等到丁成勤意犹未尽的放开他的手,他说道,“我先收拾一下吧,别等下扎着脚。”

“我来吧。”丁成勤爱意荡漾。

他之前从来不在乎他相好脑子里的想法,这还是第一次为了对方付出。

“哎哟!”

丁成勤捏着手指头站起来,露出一个傻傻的笑,“真锋利啊,巧了,或许这就是缘分吧。”

情圣看着地上那块沾血的玻璃碎片,心中大石头落下,变得从容了起来,目光深情的盯着丁成勤,“宝贝,今天遇到你是我人生最幸运的事情,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你的热情和真挚,但是请原谅我的自私。”

“原谅我想完全的占有你,想和你拥有更多的回忆,到最后顺其自然的走到那最后一步。”

“我们慢慢发展吧,可以吗?宝贝。”

他类似的话已经对很多女人说过无数次了,分外油腻。

丁成勤似听得痴了,犹豫再三,极为不舍的同意下来。

两个人用手机加了联系方式后,在其含情脉脉的目光中,情圣仓皇逃出了房间,跑到无人的地方,快速换装后,披散开头发,融入街上的人流中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