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痴

繁体版 简体版
看书痴 > 龙傲天的反派小师妹 > 第 120 章 你要找男子诱惑妖...

第 120 章 你要找男子诱惑妖...

有备而来。

楚行云正在看自家小师妹。

且看见幼崽身上套着一层龟甲忍笑片刻,他听到这里不由脸色严肃几分,一心思索。

“当日我与青山也只是路过,见到前方有争斗,就过去看看。”当时那么紧急怎么可能还会考虑更多,救人就是了。

楚行云沉吟片刻,慢慢说道,“若说奇怪之处……围杀道友的那些修士各个修为都不普通,至少也是元婴之境。这么多的强悍修士汇聚一处,的确更像是早就等在这里,计划好,也笃定会撞上道友。”

如今想想,那确实像是给龙紫君量身定做的陷阱。

后者微微颔首,又看向那蛟龙逃走的方向目光复杂,冷冷地说道,“就是她泄露了我的行踪。只不知她究竟是与何人联手,竟然能聚集这么多的高阶修真者围杀我。真是稀奇。”

不过是说了这一句话,楚行云哪儿知道这是什么情况。

倒是他问了一句,“附近需要你们清理的修士很多?”神魔冢这些年一直都在向外扩散魔念,甚至极西之地都变得更加危险。

这也是当初虞悠悠说前宗主身在西边的时候众人脸色都变了,觉得那地方风险很大的原因。

要不是敖青亲自动身往极西之地走了一趟,旁人想要前往那里都得多想想会不会一不小心被神魔冢波及。

也有修士不信邪,深入其中试图寻找上古机缘,因此受到魔念侵蚀为恶的也不少。

不过这些修士只要还身处极西之地,大多数都被大衍皇朝的修士肃清,却也有一些钻空子逃离跑到别处为非作歹。

因大衍如今忙着守住偌大的极西之地,也只能请求诸宗诸族帮忙清理逃到各处魔念加身的人。

也是为了自身领地安稳,赤蛟一族就接受这份邀请,这些年清理了不少蛟族势力范围内的修士。

只是既然争斗难免会有损失。

赤蛟一族这些年在这些争斗里也折损了不少妖修。

楚行云也曾经斩杀过魔念加身的修士,在修真界走动的时候遇上了就给斩了。

更何况那龙青君嚷嚷的都是赤蛟一族内部的事,他不好插嘴。

只有龙紫君沉默片刻,握住恋人樊青山的手说道,“千百年里,于此界清理这等修士的并非只有赤蛟一族,陨落族人的也并非只有赤蛟一族。生于此界,长于此界,维护此界本就理所应当。且我与母亲并未强逼族人一定要去做这些事,若是不愿,我与母亲也从不勉强。”

她闭了闭眼睛说道,“不知龙青君为何反应这样激烈,一定要大闹一场,还撇下族人离去。”

她与龙青君自幼一同长大,曾感情极好。

婚前这般变故难免脸色不好。

与此同时那蛟龙已经焦急万分,仓皇逃窜,一路无头苍蝇一般冲入一处大山里,见无人追击,这蛟龙才化作一个气喘吁吁的女修。

她胡乱地大口吞吃各种灵丹,好不容易灵气充裕起来,这才狼狈地坐在地上喘息。

这样狼狈恐惧,时不时左右四顾,只恐赤蛟一族的人追杀过来,当听到山中传来脚步声,她顿时跳起来,紧张地看向对面。

“不必紧张。赤蛟一族忙着他们公主的婚礼,没时间理会于你。”

龙青君瞪着前方被雾气笼罩人形模糊的影子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果然是你这藏头露尾的小人!说!龙紫君怎么会知道当日是我陷害了她。是不是你有意泄露,暗算于我!”

她眼睛恨得满是血丝,喃喃自语说道,“还有族人……都是傻瓜么?我,我是心疼他们,才会与她们母女决裂,他们为什么不明白……此界责任为何只承担在我们的头上?”

这话不知触动对面那影子什么,影子微微晃动起来。

看着激动得眼眶通红的龙青君,影子许久,缓缓说道,“不是我泄露的这件事。我本传音给你,要你单独将邙山妖王之女带出来,我自有用处。还需要用着你做事,怎么可能会暴露你。”

这番解释颇为有道理,龙青君脸色稍稍缓和,看着那影子迟疑说道,“你说的有理,我身在赤蛟一族对你才有价值,你不会出卖我。不过……”她紧张起道,“如今我没有利用价值,你不会过河拆桥吧?”

哪怕紧张恐惧时,这女子也强撑起强硬的气势说道,“我虽修为不及你,却也不是束手待毙之人。你若想杀我,怕也要闹出大动静,牵连你。”

她色厉内荏,目中藏着对死亡的畏惧。

人影盯着她许久,这才慢慢摇头说道,“如今我行动不便,有人在到处找我,正需要帮手替我出面。你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邙山妖王那个女儿……”

“她身边那么多高阶妖修跟随,你要是想让我去对付她,我无能为力。”

龙青君干脆地说道。

半点都没有要帮忙的意思。

那人影冷哼一声,慢慢走出雾气,显出一道纤细的身影。

看见她逐渐显出真身,龙青君不由露出震惊的表情问道,“你是女修?!”她不敢置信,看着面前的女修说道,“你从前遮遮掩掩,我只当你是……”她疑惑地问道,“你是女修有什么好遮掩的?更何况你如今图谋邙山妖王之女,这不对吧?”

当初这人再次联络她,让她找个办法单独带妖王之女出来,她本以为这是个觊觎妖王之女的男子。

可万万没想到,这竟然是个女修。

同为女修,她能对人家妖王之女做什么。

她对面那女修却只冷哼一声,冷冷说道,“本座行事自然有我的理由,你无需窥视。如今你离开赤蛟一族,就到本座麾下做事,日后本座也不会亏待于你。至于你所求……”

她静静抬头,看了头顶上的日光片刻,轻轻地说道,“求赤蛟一族日后不必再承担那些沉重的责任,他们现在不理解你,一根筋地往那一条不归路上走,待日后他们总会明白,谁才是为了他们好。”

那声音微弱低沉。

龙青君与她相对而立,沉默许久,轻声问道,“那如今又该做什么?”

“邙山妖王之女性情单纯天真,我本想要你出面令她身陷险境,再来一场英雄救美。”

女修淡淡地说道,“龙紫君不就是因此对她那夫君挖心掏肺,情根深种。”这话顿时让龙青君脸色阴沉。

她握紧手指说道,“你要找男子诱惑妖王之女?这未免过于卑劣。”赤蛟一族的妖修就算陷害也只害人性命,从不行下贱卑劣骗人感情的事。

她又皱眉问道,“又是怎样的男子?是什么身份?你倒是自信。邙山妖王那女儿见了太古宗楚行云都不动春心,你得派个什么男人才能哄得住她。”

这话顿时让她对面的女修冷哼一声。

下意识拂过自己的手臂,女修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只要她获救,自然就动了春心。”

只是当初计划得好,龙青君做内应引玄安安单独出来,吓唬一二再来一场英雄救美。

可龙青君还没动手就暴露了身份,逃离赤蛟一族,这办法就很难办。

玄安安一直都与邙山妖修形影不离,那些妖修修为都不弱,群起攻之很难应对。

“你先跟我回去,我们再做筹谋。”此地不是久留之地,没准什么时候赤蛟一族就追击而来。

女修灵光一卷,龙青君顿时色变道,“你是个仙阶!”只是她很快露出喜色,期待地说道,“你既然是仙阶强者,一定有能力帮我回归赤蛟一族,保住他们的性命让他们不要再做那些不值得的事,对不对?”

这话中的期盼让女修冷笑,意味深长地说道,“你说得对。你只管助我一臂之力,待日后我的计划全都成功,那大家都无需再承担责任。”

她顿了顿,灵光携着龙青君疾走,一边问道,“听说邙山有大妖窥视天机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挨打……被龙紫君揭穿的时候还没听说,不过最近修真界的确有些传闻,说是有魔神降世,携无尽的尸山血海。”

“尸山血海么。”女修喃喃自语的声音说道,“窥视的是多少年的时光。

“说是百年之间。”

“他……只有百年了么。”

“谁?你说的是谁?你知魔神身份?”

然而这追问却只在沉默之中消失在天边。

此时赤蛟一族经历了一场争斗,正有海族妖修匆匆忙忙赶紧将一些在争斗之中损毁的建筑修复,免得婚宴的时候看着不像话。

余下的,对于那逃走的蛟龙,赤蛟一族竟然再也不提,显然不愿提及家丑的样子。

众人也都很有眼色,也隐隐察觉到赤蛟一族这姐妹俩争执的究竟是什么,各有唏嘘也就罢了。

比起这些,自然是喜气洋洋的婚宴更让人关切。

虞悠悠也是难得见到筹备这样奢侈的大喜事,拉着新朋友玄安安的手,俩人都背着个透明的金色龟甲到处乱窜。

幼崽自来熟,看男人就叫叔,看见女修就叫“姐姐”。

白白胖胖套着胖龟壳的幼崽格外吸引眼球。

玄安安本来是腼腆的性格。可跟在跟谁都愿意叽叽呱呱,热情推荐自家天兴阁太古宗的幼崽,又觉得很快乐。

她脸上笑容多了,人也更活泼了些。

众多邙山妖修只远远地看着,也不打搅。

一颗胖团拉着自家大小姐在赤蛟一族哒哒哒地跑。

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漂亮小姑娘都套着金色浮动符文的胖龟甲,妖修们再看那白白胖胖套着龟甲神气活现,灵活得不可思议的幼崽,陷入沉默。

就……要不是深知这幼崽爹娘都是何人,冷眼一看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家妖王两口子生了二胎了呢。

作者有话要说

有备而来。

楚行云正在看自家小师妹。

且看见幼崽身上套着一层龟甲忍笑片刻,他听到这里不由脸色严肃几分,一心思索。

“当日我与青山也只是路过,见到前方有争斗,就过去看看。”当时那么紧急怎么可能还会考虑更多,救人就是了。

楚行云沉吟片刻,慢慢说道,“若说奇怪之处……围杀道友的那些修士各个修为都不普通,至少也是元婴之境。这么多的强悍修士汇聚一处,的确更像是早就等在这里,计划好,也笃定会撞上道友。”

如今想想,那确实像是给龙紫君量身定做的陷阱。

后者微微颔首,又看向那蛟龙逃走的方向目光复杂,冷冷地说道,“就是她泄露了我的行踪。只不知她究竟是与何人联手,竟然能聚集这么多的高阶修真者围杀我。真是稀奇。”

不过是说了这一句话,楚行云哪儿知道这是什么情况。

倒是他问了一句,“附近需要你们清理的修士很多?”神魔冢这些年一直都在向外扩散魔念,甚至极西之地都变得更加危险。

这也是当初虞悠悠说前宗主身在西边的时候众人脸色都变了,觉得那地方风险很大的原因。

要不是敖青亲自动身往极西之地走了一趟,旁人想要前往那里都得多想想会不会一不小心被神魔冢波及。

也有修士不信邪,深入其中试图寻找上古机缘,因此受到魔念侵蚀为恶的也不少。

不过这些修士只要还身处极西之地,大多数都被大衍皇朝的修士肃清,却也有一些钻空子逃离跑到别处为非作歹。

因大衍如今忙着守住偌大的极西之地,也只能请求诸宗诸族帮忙清理逃到各处魔念加身的人。

也是为了自身领地安稳,赤蛟一族就接受这份邀请,这些年清理了不少蛟族势力范围内的修士。

只是既然争斗难免会有损失。

赤蛟一族这些年在这些争斗里也折损了不少妖修。

楚行云也曾经斩杀过魔念加身的修士,在修真界走动的时候遇上了就给斩了。

更何况那龙青君嚷嚷的都是赤蛟一族内部的事,他不好插嘴。

只有龙紫君沉默片刻,握住恋人樊青山的手说道,“千百年里,于此界清理这等修士的并非只有赤蛟一族,陨落族人的也并非只有赤蛟一族。生于此界,长于此界,维护此界本就理所应当。且我与母亲并未强逼族人一定要去做这些事,若是不愿,我与母亲也从不勉强。”

她闭了闭眼睛说道,“不知龙青君为何反应这样激烈,一定要大闹一场,还撇下族人离去。”

她与龙青君自幼一同长大,曾感情极好。

婚前这般变故难免脸色不好。

与此同时那蛟龙已经焦急万分,仓皇逃窜,一路无头苍蝇一般冲入一处大山里,见无人追击,这蛟龙才化作一个气喘吁吁的女修。

她胡乱地大口吞吃各种灵丹,好不容易灵气充裕起来,这才狼狈地坐在地上喘息。

这样狼狈恐惧,时不时左右四顾,只恐赤蛟一族的人追杀过来,当听到山中传来脚步声,她顿时跳起来,紧张地看向对面。

“不必紧张。赤蛟一族忙着他们公主的婚礼,没时间理会于你。”

龙青君瞪着前方被雾气笼罩人形模糊的影子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果然是你这藏头露尾的小人!说!龙紫君怎么会知道当日是我陷害了她。是不是你有意泄露,暗算于我!”

她眼睛恨得满是血丝,喃喃自语说道,“还有族人……都是傻瓜么?我,我是心疼他们,才会与她们母女决裂,他们为什么不明白……此界责任为何只承担在我们的头上?”

这话不知触动对面那影子什么,影子微微晃动起来。

看着激动得眼眶通红的龙青君,影子许久,缓缓说道,“不是我泄露的这件事。我本传音给你,要你单独将邙山妖王之女带出来,我自有用处。还需要用着你做事,怎么可能会暴露你。”

这番解释颇为有道理,龙青君脸色稍稍缓和,看着那影子迟疑说道,“你说的有理,我身在赤蛟一族对你才有价值,你不会出卖我。不过……”她紧张起道,“如今我没有利用价值,你不会过河拆桥吧?”

哪怕紧张恐惧时,这女子也强撑起强硬的气势说道,“我虽修为不及你,却也不是束手待毙之人。你若想杀我,怕也要闹出大动静,牵连你。”

她色厉内荏,目中藏着对死亡的畏惧。

人影盯着她许久,这才慢慢摇头说道,“如今我行动不便,有人在到处找我,正需要帮手替我出面。你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邙山妖王那个女儿……”

“她身边那么多高阶妖修跟随,你要是想让我去对付她,我无能为力。”

龙青君干脆地说道。

半点都没有要帮忙的意思。

那人影冷哼一声,慢慢走出雾气,显出一道纤细的身影。

看见她逐渐显出真身,龙青君不由露出震惊的表情问道,“你是女修?!”她不敢置信,看着面前的女修说道,“你从前遮遮掩掩,我只当你是……”她疑惑地问道,“你是女修有什么好遮掩的?更何况你如今图谋邙山妖王之女,这不对吧?”

当初这人再次联络她,让她找个办法单独带妖王之女出来,她本以为这是个觊觎妖王之女的男子。

可万万没想到,这竟然是个女修。

同为女修,她能对人家妖王之女做什么。

她对面那女修却只冷哼一声,冷冷说道,“本座行事自然有我的理由,你无需窥视。如今你离开赤蛟一族,就到本座麾下做事,日后本座也不会亏待于你。至于你所求……”

她静静抬头,看了头顶上的日光片刻,轻轻地说道,“求赤蛟一族日后不必再承担那些沉重的责任,他们现在不理解你,一根筋地往那一条不归路上走,待日后他们总会明白,谁才是为了他们好。”

那声音微弱低沉。

龙青君与她相对而立,沉默许久,轻声问道,“那如今又该做什么?”

“邙山妖王之女性情单纯天真,我本想要你出面令她身陷险境,再来一场英雄救美。”

女修淡淡地说道,“龙紫君不就是因此对她那夫君挖心掏肺,情根深种。”这话顿时让龙青君脸色阴沉。

她握紧手指说道,“你要找男子诱惑妖王之女?这未免过于卑劣。”赤蛟一族的妖修就算陷害也只害人性命,从不行下贱卑劣骗人感情的事。

她又皱眉问道,“又是怎样的男子?是什么身份?你倒是自信。邙山妖王那女儿见了太古宗楚行云都不动春心,你得派个什么男人才能哄得住她。”

这话顿时让她对面的女修冷哼一声。

下意识拂过自己的手臂,女修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只要她获救,自然就动了春心。”

只是当初计划得好,龙青君做内应引玄安安单独出来,吓唬一二再来一场英雄救美。

可龙青君还没动手就暴露了身份,逃离赤蛟一族,这办法就很难办。

玄安安一直都与邙山妖修形影不离,那些妖修修为都不弱,群起攻之很难应对。

“你先跟我回去,我们再做筹谋。”此地不是久留之地,没准什么时候赤蛟一族就追击而来。

女修灵光一卷,龙青君顿时色变道,“你是个仙阶!”只是她很快露出喜色,期待地说道,“你既然是仙阶强者,一定有能力帮我回归赤蛟一族,保住他们的性命让他们不要再做那些不值得的事,对不对?”

这话中的期盼让女修冷笑,意味深长地说道,“你说得对。你只管助我一臂之力,待日后我的计划全都成功,那大家都无需再承担责任。”

她顿了顿,灵光携着龙青君疾走,一边问道,“听说邙山有大妖窥视天机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挨打……被龙紫君揭穿的时候还没听说,不过最近修真界的确有些传闻,说是有魔神降世,携无尽的尸山血海。”

“尸山血海么。”女修喃喃自语的声音说道,“窥视的是多少年的时光。

“说是百年之间。”

“他……只有百年了么。”

“谁?你说的是谁?你知魔神身份?”

然而这追问却只在沉默之中消失在天边。

此时赤蛟一族经历了一场争斗,正有海族妖修匆匆忙忙赶紧将一些在争斗之中损毁的建筑修复,免得婚宴的时候看着不像话。

余下的,对于那逃走的蛟龙,赤蛟一族竟然再也不提,显然不愿提及家丑的样子。

众人也都很有眼色,也隐隐察觉到赤蛟一族这姐妹俩争执的究竟是什么,各有唏嘘也就罢了。

比起这些,自然是喜气洋洋的婚宴更让人关切。

虞悠悠也是难得见到筹备这样奢侈的大喜事,拉着新朋友玄安安的手,俩人都背着个透明的金色龟甲到处乱窜。

幼崽自来熟,看男人就叫叔,看见女修就叫“姐姐”。

白白胖胖套着胖龟壳的幼崽格外吸引眼球。

玄安安本来是腼腆的性格。可跟在跟谁都愿意叽叽呱呱,热情推荐自家天兴阁太古宗的幼崽,又觉得很快乐。

她脸上笑容多了,人也更活泼了些。

众多邙山妖修只远远地看着,也不打搅。

一颗胖团拉着自家大小姐在赤蛟一族哒哒哒地跑。

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漂亮小姑娘都套着金色浮动符文的胖龟甲,妖修们再看那白白胖胖套着龟甲神气活现,灵活得不可思议的幼崽,陷入沉默。

就……要不是深知这幼崽爹娘都是何人,冷眼一看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家妖王两口子生了二胎了呢。

作者有话要说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