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痴

繁体版 简体版
看书痴 > 嫡女重生美又飒,镇北王拿命宠 > 第101章 只能是他的

第101章 只能是他的

沈南枝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。

她现在状态实在糟糕,而且,也不知道这固元丸的药效到底还能撑多久,所以她也不打算同萧祈安纠缠。

只是,眼看着萧祈安的步子都停在了门口,沈南枝也已经起身一个箭步朝着密道出口奔去。

原本她可以跳入密道原路返回的。

看刚刚翠儿的反应,应该就是打算将她丢下之后从这里离开。

按说不会有什么岔子。

可偏偏这会儿这密道却好像出了问题。

还没等沈南枝走到跟前,那原本半开的密道突然从里至外合上了!

沈南枝动作已经够快了,但还是晚了一步。

见状,沈南枝差点儿心梗。

她没想到,在没有人触碰的情况下,这密道竟然还会自己合拢。

可她刚刚只看到了翠儿从密道里面出来的时候所按下的机关,面对着外面几乎和墙面严丝合缝的密道出口,沈南枝有些无从下手。

这还不算,还没等她抬手去找机关,房门在这时候被人打开。

这间寝居从门口到里间,仅用四张绣着泼墨山水的云锦屏风隔开。

一开门,来人一眼就能看到站在床边沈南枝的影子。

而沈南枝也透过屏风看到那人颀长如玉的身影。

哪怕化成灰,那道身影她也能认出来,更何况只是隔着一道屏风。

虽然这会儿见面尤其尴尬,但在这种情况下,沈南枝不得不迅速开口提醒道:“别进来!”

这一场阴谋本就是针对她和萧祈安的,再加上这屋子里尚未散尽的催情香。

沈南枝沉声道:“你先出去!”

门口的人影明显一怔。

萧祈安前世能坐上那至尊的位置,当然不可能只是靠着皇帝的宠爱和家族的扶持,更多的还有他自身的能力。

就算他没有前世的记忆,他们也已经打过这么多次照面,沈南枝不信他没听出她的声音。

更何况,正常人遇到这样的事情,第一时间也该是退出房间,然后迅速叫来护卫查看情况。

但是,萧祈安并没有。

沈南枝眼看着她出声提醒都未能叫萧祈安退出去,沈南枝心下一沉。

她只能快步穿过屏风,并沉声道:“有刺客!快走!”

说话间,她已经蓄势待发,准备不管萧祈安作何反应,先冲出这间屋子再说。

然而,沈南枝到底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,也低估了固元丸的副作用。

在她刚起身准备从密道出口离开的时候,她就已经感觉到先前还活力满满的身体,转眼就开始乏力。

可是,这个过程也实在太快了!

也就一个呼吸的功夫,她浑身上下的力气像是突然被抽光。

沈南枝原本提步朝着门口奔去的身子,也就这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她的手还不经意间碰倒了屏风,发出砰的一声巨响。

靠着固元丸强行撑起来的身体力量,来得快,也去得快。

而且,这药效持续的时间还不到一刻钟,远比陆翩翩用在墨毅身上发挥的时间少。

这一点,还真是失算了!

不过,这也实在怪不得陆翩翩,沈南枝只懊恼自己这不争气的身体。

“枝枝!”

门口的萧祈安听到动静,不但没有转身出去,反而快步跟了过来。

“你怎么样?”

今日的萧祈安一身月白锦袍,身姿如青松挺拔俊雅,举手投足间还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荣和矜贵。

只见他快步而来,只是还没等走到跟前,却被沈南枝叫住:“出去!”

她咬牙,强撑起几乎脱力的身体,冷眼看向萧祈安:“七殿下,这里有埋伏……”

不过,话说到一半,沈南枝愣住了。

因为,她对上了萧祈安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。

他的眼神一如既往,带着惺惺作态的“深情”和“关切”,可却没有半点儿该有的紧张。

沈南枝一颗心也跟着沉入了谷底。

她本就发着高烧,身上时冷时热,脑袋还昏沉得厉害,是因为固元丸的效果,才将这些病症给暂时压了下去。

眼下随着固元丸的药效散去,沈南枝不但又恢复了之前要死不活的状态,甚至还因为固元丸的副作用,现在身体虚弱得连抬起眼皮子都费劲。

萧祈安在沈南枝身边站定,弯腰看她:“我先扶你起来。”

见沈南枝一脸拒绝,他才扫了一眼在床上已经昏迷不醒的翠儿,语气平静道:“没想到,你这般冰雪聪明,也会被人算计到这里来。”

沈南枝想撑起身子站起来,可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。

她索性咬了咬牙,费力地动了动身子,背靠着一旁的太师椅脚坐下,才抬眼看向萧祈安:“我来这里,是为了将计就计得到自己的答案,七殿下呢?”

说到这里,沈南枝眼神冰冷,一字一句道:“七殿下聪慧无双,不会连自己被身边人算计至此都不知道吧?”

话音才落,就见萧祈安的眼里划过一抹被沈南枝看穿的尴尬。

那一瞬,沈南枝的心也跟着凉了彻底。

原来,那密道出口的突然关闭并非偶然。

还有,他在门口听到她示警,也并未按照常理转身离开,反而闲庭信步走到她面前,而且,刚刚她推倒了屏风,砸下那么大的动静,外面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,也已经说明了问题。

念及此,沈南枝忍不住冷笑道:“原来,将计就计的不止我一个。”

她是,萧祈安亦是!

不同的是,她是为了顺藤摸瓜,找到关于刘静雅的线索,是因为救刘静雅心切,同时也看看萧子义到底在打的什么算盘。

而看萧祈安的神色,明显他早已经洞察到了萧子义的计谋,却放任不管,任由萧子义将他算计进去。

他又是为了什么?

他既然能从容镇定地站在这里,必然也已经提前做了部署。

他要将计就计,利用这个搬倒萧子义,还是说,就是等着萧子义将沈南枝“送上门”,他可以用“受害者”的身份,光明正大地占有了她!

或者说,两者兼有?

这念头才冒出来,沈南枝遍体生寒。

被沈南枝看穿了心思的萧祈安眼神一暗,他一弯腰,索性在沈南枝身侧坐了下来。

他身上的衣物向来都是用沉水香熏烤过的,所以他身上也总是带着一缕幽幽沉水香。

随着他的靠近,那一缕幽香扑面而来。

沈南枝的头更疼了,就连五脏六腑都难受得很。

萧祈安却没事人一样,在她身边席地而坐。

两人之间不过半臂远。

他垂眸看着沈南枝,那一贯清冷无波的眼神里,带着沈南枝有些看不懂的晦暗不明:“枝枝,你为什么要这么聪明。”

因为她的聪明,他的一切伪装好似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。

让他连戏都演不下去了。

沈南枝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懒得同他说起,只别过了头去。

萧祈安在等人。

萧子义安排前来撞破他们“好事”的人,应该很快会赶过来。

沈南枝也在等人。

她早在院子里看到急匆匆前来求救的秀儿第一眼,就觉得有问题。

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刘静雅让她来请陆翩翩帮忙无可厚非,但是,以刘静雅的性子,哪怕不知道沈南枝还病着,也绝对不会叫沈南枝淌这一趟浑水。

魏四姑娘失心疯似的同刘静雅起了冲突,这已经不对劲了,再加上这一点,还有秀儿当时那迫切想要让沈南枝一起跟过去的眼神,这些加在一块儿,足以让沈南枝警觉。

所以,她留下了秋雨,并说了那些话,就是为了让秋雨给她阿兄和墨毅他们带消息过去。

她前脚在福云楼出事,不说他们,她的暗卫追风他们也该赶到了。

就算密道设计得再巧妙,他们都经过专门的训练,一路找过来只是时间问题,更何况,她身上还带着追踪香。

这密道出口从外面打不开,从里面应该没问题。

现在只等着看她的援军和萧子义安排的人谁更快一步了。

沈南枝正琢磨着,身侧却突然传来萧祈安的声音。

“不用等了。”

他垂眸看向沈南枝的目光温柔缱绻,似是带着无限深情,可又分明薄凉至此。

只听他轻描淡写道:“我让人在机关上做了手脚,这密道出口在开启之后,等你们前脚踏出密道,后脚就会自毁。”

所以,不是沈南枝之前晚了半步,就算她再快一点,也根本回不去。

不但她回不去,一路顺着密道追踪过来的人也出不来,更不可能出手救她。

她只能被禁锢在这里。

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萧祈安从来都不是那只会被算计进去的蝉。

“枝枝。”

沈南枝的脸色越发苍白,也衬着她的唇瓣越发娇艳欲滴。

他肖想了两世的人此刻就在眼前,叫一贯冷静理智的萧祈安也乱了呼吸。

萧祈安的目光从她的眉眼落到她的唇角,他眼神一暗,不由得朝沈南枝伸出了手指。

“你为什么就不相信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这话听得沈南枝反胃,她冷眼看他:“这里没有外人,七殿下无需演戏。”

闻言,萧祈安怅然一笑,他一眼望进沈南枝的眼底,温柔但笃定道:“相信我,这天底下再没有一个人会比我更喜欢你!你只能是我的!”

“只要再等一刻钟,不管这里是否发生了什么,你都只能嫁给我,而且,我既已经做好了将计就计的准备,自然也有拿捏五哥的证据,所以不会叫你声誉受损,更不会叫你委屈了去。”

不知道是他的演技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,还是因为受了催情香的影响,此时萧祈安的眼神越发幽暗,还多了一抹**之色。

说着,他的指尖眼看着就要碰到沈南枝的唇角,他整个人也朝着沈南枝俯下身来。

见状,沈南枝咬牙,反手对着他那张脸就是一巴掌。

可是,预想中的巴掌声并未响起,因为萧祈安一把顺势抓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整个人往倒在地上的屏风上一推,然后他整个人便顺势欺身压了过来。

那一瞬,沈南枝的心都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儿。

她的一只手被萧祈安反剪在头顶,根本动弹不到。

而萧祈安似乎也看出了她使不上力气,看向她的眼神也越发幽暗,炽热,带着几乎要脱离掌控的欲念。

沈南枝一身衣服分明还是完好的,但在这样的眼神下,她却生出了没穿衣服的窘迫和羞耻来。

“萧祈安,你想死?”

沈南枝咬牙,冷眼看向俯下身来,眼神越发滚烫的萧祈安。

虽然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,但那样几乎要将她生吞活剥的眼神,她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接下来萧祈安要对她做什么。

萧祈安半跪在她身侧,将她另外一只手捞起,顺势就将她两手交叠着反剪在头顶。

他另外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唇角,眼神炽热,声音里也带着几分暗哑: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便是死,又有何妨?”

虽然手段卑劣,虽然会叫她彻底恨上他,但那又如何?

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人!

与其那样,无论付出任何代价,使用任何手段,她都只能是他的!

哪怕让她恨着他,也要将她绑在他身边!

无论身,心,还是名分,都只能是他的!

萧祈安的呼吸越发灼热,他指尖滚烫,才碰到沈南枝的唇角,就叫她有种被烧红了的烙铁烫到的感觉。

见她眼底升起厌恶,萧祈安眼神一紧,就要俯下身来吻住她的唇角,却在这时候,刚刚还被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抓住双手根本动弹不得的沈南枝,不知道怎么就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力气。

不但挣脱了他掌心的束缚,还反手一掌劈在他胸口。

萧祈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身子才一个趔趄,还没等他稳住身形,沈南枝已经翻身而起,一膝盖顶在了萧祈安的胸口。

同时,她已经拔了头上的簪子,将那锋利的一端对准了萧祈安的脖颈。

随着那簪子被拔下,沈南枝如瀑的长发瞬间四散开来,再加上她泛红的眼尾,越发衬着她本就明艳倾城的容貌越发美艳勾魂,美得不可方物。

只是接下来她的一句话,彻底打碎了萧祈安脑子里所有的旖旎和遐思。

“你想死,那我就成全你!”

萧祈安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,对上沈南枝冷冽至极的眉眼,萧祈安不由得脱口而出道:“你没事?”

抵在他脖颈命脉处的簪子又加重了几分力道。

这一瞬,沈南枝是带着与萧祈安同归于尽的决绝。

她的眼神越发冰冷。

她没有回答萧祈安,并不是因为她没事。

相反,她的身子已经到极限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